兒童
回到醫生文章

脊柱側彎:普遍但常被誤解的疾病

脊柱側彎是發育中兒童最常見的背部變形情況,其潛在後果可以是極之嚴重,令患者及家人感到十分焦慮。

於兒童身上出現的脊柱側彎主要是以下三種 [1]:

• 原發性脊柱側彎
• 先天性脊柱側彎
• 神經肌肉型脊柱側彎

原發性脊柱側彎

原發性脊柱側彎約佔所有個案的八成至八成半[1]。患者的脊椎在出生時並無異樣,其後脊椎在童年時逐漸變型。部分病人於幼兒及小童期已經出現脊柱側彎症狀,但普遍個案發病的年紀是在 10 至 15 歲之間(圖 1 , 2)。2-3% 的青少年出現不同程度的脊柱側彎。患有輕度脊柱側彎的男女比例是差不多,然而女生患有嚴重脊柱側彎的比率是男生的 8 倍。近期有研究顯示,每三個兒童的父母患有脊柱側彎,就有一個兒童有同樣的問題,因而此病被認為部分是屬於遺傳性的 [2, 3]。可惜,現時仍未能確認引致脊柱側彎的基因。大眾對脊柱側彎的一般理解是:它會引致明顯的背痛或功能受損。

事實上,輕度至中度的脊柱側彎都不會引致背痛,或壓住神經線、心臟或肺部。只有嚴重的脊柱側彎會引致心臟和肺部問題[1]。


圖 1A  典型的右胸脊柱側彎:呈現背部彎曲,肩部傾斜,肩胛骨突出,和軀幹傾斜。


圖 1B  在亞當前彎檢測法中,肋骨明顯隆起。


圖 2  同一病人正前方及側面的X光造影。

先天性脊柱側彎

先天性脊柱側彎(圖 3) 在出生前開始。有一個或多個椎骨未完全成形,或沒有恰當地分開。這類的脊柱側彎可以與其他健康問題相關,如心臟和腎臟疾病 [1]。


圖 3  立體電腦斷層掃描顯示患者第十二節胸椎(T12) 的左邊呈半脊椎畸形。

神經肌肉型脊柱側彎

神經肌肉型脊柱側彎(圖 4 , 5) 成因包括繼發性的神經或肌肉疾病,如腦癱、脊髓創傷、肌肉萎縮症、脊髓性肌肉萎縮症和脊柱裂。這類的脊柱側彎通常迅速演化,往往需要手術治療。


圖 4  患有脊髓性肌肉萎縮症的女孩出現嚴重及大範圍的胸椎側彎。留意明顯側傾的盆骨及其不良坐姿。


圖 5  同一患者坐著拍攝的正前方 X 光造影。留意 X 光造影如何顯示骨盆側傾的真正嚴重程度。這情況最好接受手術治療,令患者能坐得舒適。

治療方案

以下是三個以證據為基礎的治療選擇:

  • 觀察:對於佔大多數個案的輕度側彎,如果孩子骨骼發育成熟,可不予治療。對於成長中的兒童,建議每 4 - 6 個月作定期體檢,監察脊柱側彎變化。
  • 支架治療:(圖 6 , 7) 對於患有中度側彎的成長中兒童,建議配戴支架。與許多患者和家長的預期相反,配戴支架不會完全消除脊柱側彎。然而,恆常正確地配戴合身型的支架能顯著緩減或阻止脊柱側彎惡化 [4 , 5]。
  • 手術:(圖 8 - 10)對於極少數的嚴重側彎個案,會在安全範圍內進行脊柱內固定術以作矯正。外科技術的重大進展令脊柱側彎手術治療變得非常安全,其中包括手術導航和術中脊髓監測系統 [1, 6, 7 , 8]。

圖 6  臂下支架可以在白天或晚上佩戴。A、B 和 C 為受壓點。

圖 7  普洛威頓斯(左) 和查爾斯頓(右) 支架:在彎向突出那一邊的軀幹上使用,會有更好的矯正效果,專為睡眠時使用。


圖 8  
正前方及側位X光造影,顯示術前胸椎向右側彎的情況。


圖 9  脊椎後路融合術並用胸椎弓根骨釘固定。留意腰椎的補償性側彎得到即時矯正。腰椎活動範圍得以保留。


圖 10  脊椎前路融合術矯正左側胸及腰椎側彎。

其他治療選擇?

不幸地沒有嚴謹的科學證據,能證明脊柱側彎的演化可以用支架或手術以外的治療方法改善。物理治療或 練習、中藥、西藥、維生素或飲食、以及其他治療方法,仍未被證實有效 [9,10]。

參考文獻

1. The Setting Scoliosis Straight Foundation. Adolescent Idiopathic Scoliosis, Navigating Your Journey: A Guide for You and Your Family

2. Miller NH Genetics of Familial Idiopathic Scoliosis Clin Ortho & Related Research 2007; 462: 6–10

3. Wang WJ, Yeung HY, Chu WCW et al Top Theories for the Etiopathogenesis of Adolescent Idiopathic Scoliosis J Pediatr Orthop 2011;31,Supp

4. Weinstein SL, Dolan LA, Wright JG, Dobbs MB Effects of Bracing in Adolescents with Idiopathic Scoliosis N Engl J Med 2013.

5. Guo J, Lam TP, Wong MS, Ng BK, Lee KM, Liu KL, Hung LH, Lau AH, Sin SW, Kwok WK, Yu FW, Qiu Y and Cheng JC. A prospective randomized controlled study on the treatment outcome of SpineCor brace versus rigid brace for adolescent idiopathic scoliosis with follow-up according to the SRS standardized criteria. European Spine Journal 2013.

6. Buchowski JM, Bridwell KH, Lenke LG et al Neurologic complications of lumbar pedicle subtraction osteotomy: a 10-year assessment. Spine 2007; 32:2245–2252

7. Hershman SH, Park JJ, Lonner BS. Fusionless surgery for scoliosis. Bull Hosp Jt Dis. 2013;71(1):49-53.

8. Suk SI, Kim WJ, Lee SM, Kim JH, Chung ER Thoracic pedicle screw fixation in spinal deformities. Are they really safe? Spine 2001;26:2049–2057

9. Lantz CA, Chen J Effect of chiropractic intervention on small scoliotic curves in younger subjects: A time-series cohort design J Manipulative Physiol Ther. 2001;24:385-393

10. McAviney J Chiropractic treatment of scoliosis; a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 scientific literature Scoliosis 2013, 8(Suppl 1):O15

此文章原文由亞洲專科醫生以英文撰寫

© 2017 亞洲專科醫生有限公司,版權所有